联系我们

  • 江苏民生高压容器制造有限公司
  • 电话:15190632575(陈经理)
  • 传真:0523-84331588
  • 邮箱:jsmsrq@163.com
  • 地址:江苏省靖江市礼士南街150号

过期煤气瓶都去哪儿了?



过期煤气瓶都去哪儿了?

一名工人在送气(资料图片,图文无关)。 陈忧子 摄


  记者调查发现市内有不少翻新煤气瓶 业内人士称改装瓶就像定时炸弹

  广州市城管委数据显示,广州有600万个钢瓶在市场上流动。一个煤气瓶的应用期限为15年或8年。但业内人士坦言,“不少煤气瓶到期后并未‘退役’,而是翻新后流回市场,这些报废钢瓶像一颗颗定时炸弹,危险丛生。”该人士说。

  过期煤气罐都去哪儿了?记者调查了解到,一部分在检测站被报废处理,并作为废铁卖给回收站;一部分流入一些不正规检测站或黑煤气点,“面目全非”流回市场。

  文/广州日报记者肖桂来

  过期煤气瓶有三大去向

  广州某正规燃气企业负责人廖军(化名)示意,不少煤气钢瓶处于一种“失控”状态。“广州有近600万的煤气瓶在流动,却只有6家检测站,小检测站一年能够检测10多万个,大检测站一年能够检测30多万个。整体来看,检测率较低,报废者更少。”

  廖军还示意,一般钢瓶应该放置在干燥、通风、无侵蚀的环境中,以保证瓶体干燥。然而现实中,不少煤气罐应用环境恶劣,例如放在修建工地民工棚、大排档等湿润地带,容易造成钢瓶锈蚀剥落,以至钢瓶壁厚缩小,造成钢瓶寿命缩短,有些煤气瓶虽然仍在应用期内,但已无法应用,这些钢瓶也存在平安隐患。

  煤气瓶为何到期仍不“退役”?报废煤气瓶又是如何重新流回市场?记者多方采访梳理出过期气瓶的多种流向。

  翻新煤气瓶,危险似炸弹

  广州白云区某正规气站人员说,钢瓶在市场上通过翻新循环应用后,瓶壁厚度变得不平均,一旦瓶内压力突破瓶壁最薄点就会爆炸。

  该人员举例说,一些早已报废的“螺丝瓶”被改装时,直接将螺丝取下,通过切割打磨后,将护罩直接焊在瓶体上,然后再加上冒牌的检验标记,以低价卖给生产者。

  “这些钢瓶焊接完毕后,没有通过焊缝检验、探伤,有可能焊缝已造成瓶体裂纹,在一定压力作用下,裂纹可能变裂缝,在压力较高时就会发生透露,甚至物理爆炸。”该人员说,一些改装后的报废瓶,通过抛光、喷漆处理,虽然看下来像新的,但瓶身内壁已薄,容易渗漏气,就像一颗定时炸弹。

  如何增强监管?

  杜绝为报废瓶充气

  广州市城管委近期通报称,往年6月10日起,广州现有近600万只煤气瓶将被打上各自唯一的二维码身份证。每次充气,都要扫描一次二维码。

  提高钢瓶检测能力

  市城管委示意,将推动液化气气瓶检测站建设,按钢瓶检测要求配备充足的检测能力。同时,储罐,建立钢瓶检测数据库。

  管道人造气倍增计划

  2014年,广州市发布管道燃气三年发展计划,计划三年新增管道燃气用户130万,惠及近500万居民,届时,超过70%的城镇居民住户应用上管道燃气。

  欠缺气瓶平安监管法律

  目前,《广州市气瓶平安监督治理规定》正在制订中,6月将移送市法制办,将重点对气瓶投入应用后的各环节进行规范。

  三大去向

  1

  在检验站报废处理

  张学生是广东某正规煤气瓶检测站的负责人。他示意,正规的煤气充装企业一般会按规定把煤气瓶送检。“检测时须要对瓶体进行测厚、试压、气密性试验。合格者,会重新喷漆,并在瓶罩位置标注检验日期,以及下一次检验日期,并发放检验合格牌。不合格者,即使还未过应用期,也要强制报废处理。”他示意,如果煤气瓶已过应用期,则不须要通过检测环节,直接强制报废处理。

  张学生说,报废时,一般先对煤气瓶进行倒渣、清洗,然后以高压切割、打孔等模式作销毁。“销毁后的煤气瓶,就作为废铁废钢卖到回收站。现在销售的价格是1100元/吨,基本没有什么收益。”

  钢瓶产权属于充装企业,每销毁一个过期煤气瓶,企业须要领取5元/个的处理费。“过去报废处理一个钢瓶,充装企业有10元左右的返还,但现在废铁卖不出价格,就要企业倒贴钱了。”张学生示意,报废钢瓶还要自己掏钱,一些企业就不违心做这件事。

  2

  非法改装流回市场

  张学生示意,检测站作为经营主体,趋利性难以避免。“有些小检测站为了牟利,对过期煤气瓶进行非法改造,贴上检测合格证,‘面目全非’流回市场。”张学生说。

  为何报废煤气瓶能重新流向市场?张学生说,在城郊、城中村,非法充装企业以及黑煤气点大量存在,它们应用的煤气瓶不少是翻新过的报废瓶。一些非法煤气充装企业和黑煤气点会和一些小检测站联合起来,做过期钢瓶改装翻新生意。

  究其起因,经济利益是最大驱能源。“一个新钢瓶大概价格160元,改装报废钢瓶只需50~60元。”张学生示意,一些检测站也会回收一些过期气瓶,改装后拿到市场上销售。

  张学生说,改装手法一般是把气瓶护罩焊割下来,重新换装,然后对瓶身进行抛光、喷漆。“护罩上写有原始资料,把它换掉,就‘洗白’了身份。一个原本已过应用期的报废瓶,摇身一变,又多了8年无效期。”张学生说。

  3

  废品站回收流入黑市

  昨日,在天河长湴做废品回收的王老板示意,“去年还有不少人骑着单车来回收站收购旧煤气罐,咱们收购价是30元/个,转卖给他们是60多元一个。”王老板示意,单车仔们说,他们拿去翻新处理,再当成新瓶以较高的价格销售给一些充装煤气点,听说前两年有不少人因而发了一笔小财。

  与去年相比,往年煤气罐回收价格一落千丈。“现在是4角钱一斤,一般家庭应用的15公斤类型的煤气罐,咱们回收价是10多块钱一个。”王老板示意,与去年相比,往年上门收购煤气瓶的单车仔也少了很多。这很可能与监管严格了无关,废弃的瓶内一般还留有大量可燃残渣,不当处理还是很危险的。

  王老板示意,现在也有零星回收来的煤气瓶,与以往转卖不同,现在一般是依照废铁处理,卖到大型废铁处理厂。“咱们不敢乱动它,一处理就有很臭的气体跑出来。他们废铁处理场一般是放气处理,然后焊切割后拆解。”

(原题目:过期煤气瓶都去哪儿了?)


 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

 
快乐飞艇官方网站 快乐飞艇玩法规则 博乐彩票 荣鼎彩 快乐飞艇人工计划 吉林快3 快乐飞艇代理 快乐赛车一期计划 湖南快乐十分官网 快乐飞艇彩票安全吗